铭师观察

李镇西:做干净的教育 2019-06-12


昨天,“李镇西博士工作站”第二期学员举行了最后一次研修活动。我们请了一位著名学者给大家讲读书,然后每一个学员谈自己进入工作站后两年来的收获与成长。每一个老师都讲得很真诚,很朴实,让我很感慨,很感动。本来没有准备讲话,但被老师们的分享所启发,最后我也讲了一番话。今天在上班路上,回想自己的那番即兴发言,觉得很有意思。来到办公室,赶紧凭追忆讲昨天的发言记录如下——


1560312333339821.jpg



虽然刚才老师们谈的主题和内容都是两年来的收获和成长,但大家的讲述毫不雷同,每一个老师都带着感情在讲述两年来走过的路。有的老师还流了泪,我也很感动。

我想到一个朴素的问题:究竟我们大家为什么聚到了一块儿?不同学科,不同学段,不同年龄,彼此以前素不相识,但我们却一起走过了两年。这是为什么?听了刚才老师们的讲述,我想说,说到底还是我们有一个最根本的共同点,那就是我们都发自内心热爱教育,而且想做纯粹的教育!

现在的教育已经越来越畸形,让很多人不满意。上个月在外地出差,和几个老朋友吃饭,说到教育,大家都在叹息。读二年级的孩子,作业负担就很重了,不得不让家长帮着完成作业,不然孩子睡眠不足啊!还有一些教师势利,明里暗里索要礼物,还有老师公然劝说家长以物质的方式“和老师搞好关系”……我的朋友说起这些都感到很无奈,当然他们也理解现在的教师待遇太低,这是一个社会问题。还有的学校向刚进校的一年级孩子家长发调查表,询问家长有哪些亲戚朋友在“重要部门”,有哪些“人脉关系”可以为学校“提供支持”,而这些调查结果都会影响孩子的编班——当然这不会明说!我甚至听说在一个地级市有家长为了读当地最牛的公办名校,居然要花上万元钱去“打通关节”!我听了这些, 感到震惊,也理解了为什么社会上那么多人一方面拼命给孩子选择“名校”,一方面又拼命骂所择的“名校”。不要动辄说媒体“妖魔化”教育,这样的令人恶心的“教育”,我都要骂!


1560312557147254.jpg


 作为一个教育者,我感到耻辱,我们都应该感到耻辱!今天早晨我接专家走进教科院大门,卢晓燕听我在给专家说:“我没有想过改变这个世界,我哪有这个能力啊?但我希望我不要被这个世界改变。”这是我以前多次说过的话。不过,我有时也想,也许我能够改变身边的一个两个人,哪怕能改变一个人,我也觉得自己了不起了。何况,我们在座的是二十多个人。至少我们是干净的教师,我们追求做干净的教育。

 刚才听周屈舟老师的发言,我很感动。她说在现在的教育制度下,孩子的负担重她也没办法,但她提醒自己在工作中尽量不要再给孩子加压,自己能够为孩子减轻多少压力就尽量减轻多少压力。我特别感动,特别感动,这就是有良知的教师,这就是有人性的教师。相反,有的老师不这样想,他会说:“对不起,我也没办法,上面要给我下任务,下指标,我只能这样做。”于是层层压力全压在可怜的孩子身上!周屈舟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学老师,但她做到了我经常给你们说的“枪口抬高一厘米”!她没有把责任推给校长,推给社会,而对学生变本加厉,成为应试教育的助纣为虐者,这就是有良知的教育者。

 还有,周屈舟老师说,她从没有收过来自家长的贵重礼物,当然,教师节一张卡片一束花她说她是收过的,但她非常自豪地说,她和家长保持着很纯净的关系。其实,在我看来,教师和学生家长之间的这种纯净关系过去是一种常态,没有什么“高尚”可言,但放在今天的大背景下,这就是了不起!这就是干净的教育。


1560312715644616.jpg



 我为什么要办这个工作站?很多人问过我,其实我也问过我自己。从世俗的眼光看,确实这个工作站“毫无用处”,既不能给你们带来任何名利——这不过是一个在教育局支持下的民间甚至私人学习团队,没有文凭,没有证书,而且对我来说,除了耗费我的时间和精力,没有一分钱的报酬,我就是一个退休老师在无偿地为你们成长提供帮助。有时候真的很辛苦。比如昨天我从安徽回来,明天又要去新疆,本来我可以直接从安徽去新疆的,但我为什么要特意回成都?就是因为今天有你们的这个活动。坐飞机真的很累,但我为什么要这样做?为什么要不辞辛苦搞这么一个工作站?不是说我有多么“无私”,我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利用我的一些优势和资源,为真正有理想追求的年轻老师提供一些平台和机会,让你们在成长过程中少走弯路,不也挺好吗?我的初衷就这么简单。

 一个人的成长,最根本的还是自己培养自己,而前提是必须要有成长的强烈欲望。根据著名的达克效应,一个人的自信程度和工作时间呈现这样四个阶段:刚工作时自信满满,觉得所有困难“不过就那么回事儿”,没有什么搞不定,完全不知道自己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,自信满满,这叫“不知道自己不知道”,这是处于“愚昧山峰”的最高处;过了几年,开始清醒了,觉得工作不是那么简单,许多问题自己完全搞不定,要学的太多了,于是开始紧张恐慌,这叫“知道自己不知道”,开始学习了,大量的学习,向同事学习,向名家学习,向书本学习;过了几年或十几年,越来越成熟,智慧也越来越多,自信重新回来了,这叫“知道自己知道”,这种自信不是盲目自信,它基于一种专业智慧的底气;最后一个境界,叫不知道自己知道”,这是大师级别的境界,什么意思呢?就是各种智慧完全已经变成潜意识,有时候遇到难题根本不用思考,一出手便迎刃而解,十分圆满,过后才意识到:原来我这么厉害啊!这就是“不知道自己知道”!你们现在正在处在“知道自己不知道”和“知道自己知道”阶段,我相信你们也会到达“不知道自己知道”的境界。


1560317615136152.jpg


 我们这个工作站很特殊,它不是关于具体学科教学的研修团队,比如“吴正宪工作室”就是专门研究小学数学教学的,王崧舟的团队就是专门研究小学语文教学的。其实我当初也想过,根据我的专业,搞一个专门研究中学语文教学的。但后来我想了想,还是跨学科、跨学段比较好,我们要解决的是最根本的教育问题:人生情怀、教育理想、职业认同、专业素养、精神世界、人文视野、工作智慧、课堂艺术……有老师刚才说,以前以为这个工作站是每个月由李老师主讲,结果两年下来,李老师讲得很少,相反请了许多以前在书里才看到的名师大家来开讲座。是的,我没有想过要给大家讲多少,我要讲的,都在我的书里,在我的微信公众号“镇西茶馆”里,你们去看就是了。我要做的,并不是给你们讲多少“理论”,也不是你教给你们多少“技巧”。读理论和学技巧都不是我们工作站的主要任务。昨天我收到一个老师的申请,她希望加入第三期工作站,她的申请理由居然是因为无法解决学生不做作业的问题,于是想参加工作站学习一些智慧。我笑了,这还需要到我这里来“学习”吗?这是你自己要解研究的问题啊!老师们,两年来我从不给你们具体的教育技巧,但我给你们说了一句话,就解决了你们的所有教育难题,这句话是什么呢?对,就是“把每一个教育难题都当做科研课题”!所以你遇到难题找我没用,但你用我这句话去面对每一个难题,管用的!

那工作站做什么?我要做的,就是让你们读书,让你们面对面地亲耳聆听于漪老师、杨东平老师、吴正宪老师、王崧舟老师、华应龙老师等杰出教育者的教诲,打开你们的视野,给你们的精神世界投进一抹光亮! 

平时我从不给你们布置计划、总结之类的任务,也从不规定你们要写多少文章啊之类的,第一次见面我给你们推荐了四十本著作,也没有规定你们必须在什么时间内读完,然后写文章,刚才有的老师说还没读完,不要紧,继续读就是了。虽然我这么宽松,但刚才老师们都说,你们自己却感到了压力,尤其是团队老师之间形成一种彼此的激励,结果许多老师都说,最近两年读的书,比工作以来阅读量的总和还要多。我没有逼大家写文章,但许多老师已经养成教育写作的习惯。这不就是你们的成长吗?而你们的成长,就是我的成果。

所以我们这个工作站衡量你是否成长的标志,不是看你这两年是不是发表了文章、出版了著作,不是看你是不是被评为这个“先进”那个“优秀”,也不是看你这两年中是不是被发展入党了,被提拔当教务处副主任了——当然,这些都是成长的标志之一,但在我这里,不是主要的标志。在我这里,你是否成长的主要标志是——你是否养成了读书的习惯?你是否养成了写作的习惯?你是否养成了反思的习惯?遇到教育难题你是不是比过去更有办法了?遇到调皮学生或不讲理的家长你是不是比过去更从容了?你的抱怨是不是减少了?你的心态是不是更平和了?你的每一天是不是更充实了?你的职业幸福感是不是增强了?等等。

    从刚才二十多位老师的成长分享看,你们的确比两年前更爱阅读、写作和反思了,更平和、更从容、更幸福了。这不就是成长吗?对此我非常欣慰。我的所有辛苦,都值啦!



1560317735116573.jpg


在网上,有不少老师动不动就唉声叹气,自己目光短浅,还嘲笑有理想的教师,以自己是“一线教师”“农村教师”而大抒悲情。你们不也是一线教师吗?你们当中有的也是农村小学,而且相当偏僻的农村小学的教师啊!他们遇到的一切,你们都遇到了,但你们没有抱怨,依然保持理想和追求,这就是一种纯净的情怀。因为你们从教是自己的选择,你们是为自己做教育,不是为别人。你们一定会走得更远,而且更幸福!教育对我来说,当然也对你们来说,不只是一种职业,而是一种爱好——我现在不说“事业”,而更喜欢说“爱好”,既然是“爱好”,就完全是自己的事,而且没有“退休”一说,女教师们喜欢逛商店,难道会因为满了55岁就不逛商店了,说是因为“退休”了吗?

我想到我的年轻时代。现在我经常在网上被一些老师误解:“您是名师专家,当然对教育可以理想化了!站着说话不腰疼!”因为种种原因,我年轻时代从现在的话来说,也“很不顺利”,甚至可以说“遭受不公”,评优没我,入党没我,提干没我……而且这种状况持续了20多年。但我从来没有因此而“挫伤”过“积极性”,因为教育是我自己的事,我怎么可能因为领导给我的“不公”——其实现在想来起来,未必都是领导“不公”,有时候我的确也有问题——而放弃自己喜欢的事呢?你会因为挨了别人的骂,就不吃饭了吗?所以,一个人的心态和胸襟很重要。我过去也不行,虽然没有影响我的教育激情,但也有过郁闷。到后来我心态越来越平和,胸襟越来越开阔。基本上做到了任何外在的荣辱都不能影响我的情绪,我自专注于我的教育,其他都微不足道。并不是说后来就没有遇到过不舒心的事了,当然有,工作中的困难,同事的不理解,领导的误解,等等,包括网上——现在经常都有人在网上骂我,但我从来不放在心上。我向朱永新老师学习,向魏书生、李希贵、程红兵、崔其升等人学习,站在人生的高度乃至宇宙的高度俯瞰每一天,有那么多有意义也有意思的事需要做,哪有精力去“郁闷”去“计较”啊?所以,你们今后一定要随时调节自己的心态,开阔自己的胸襟,做一个精神世界无比敞亮通透的人!

 我还是要强调读书。你们已经养成了阅读的习惯,这非常好,这也算是我的成果,而且是最让我开心的成果。要不断扩大自己的信息源,你知道的信息越多越全面,对这个世界就越有比较思考判断的依据,就越不容易被蒙被骗,就越不容易被表面五光十色、喧嚣热闹的东西所迷惑,所左右。教师首先是知识分子,知识分子的本色是独立人格和自由思想,而永远保持自己的独立人格和自由思想,不迷信,不盲从,比什么都重要。因为我们是教师呀,教师的使命,就是为国家的未来培养公民。


1560317990736359.jpg


我这个工作站也有遗憾。比如请名家大师当然很好,但让你们之间“同伴互助”少了一些,应该多搞几次让老师们互相分享各自成长经验的活动;比如第一期我还给学员们上课,很遗憾这第二期还没给你们上过课;还有许多不足,只有在第三期改进了。

你们老说感谢我,说向我学了很多东西,其实我也从你们身上学到了不少,真的,这不是客气话。你们的青春气息感染着我,让我也年轻起来。尤其是你们的教育情怀,让我感动,让我觉得中国教育,或者说我身边的教育还不至于那么悲观,至少你们的学生会因遇到了你们,而感到了教育的温馨,也让他们的爸爸妈妈感到了并不是所有教师都是势利的,都是粗暴的,也有干净的老师,也有让人发自内心尊敬的老师。所以,每一个老师做好自己,就是在为挽回中国教师的尊严尽自己的努力。

李镇西工作第二期虽然结束了,但我们的共同学习并没有结束。我将会记住你们每一个人,并永远注视着你们的成长,愿意继续提供我力所能及的帮助,有什么以后尽管找我。让我们一起继续以纯净的情怀,做干净的教育!

 我爱你们!


1560318047129628.jpg


1560318052250444.jpg



附:推荐的教育书目

1.《学会生存——世界教育的今天和明天》(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教育发展委员会)

2.《教育——财富蕴藏其中》(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教育发展委员会)

3.《陶行知教育文集》(陶行知)

4.《给教师的建议》(苏霍姆林斯基)

5.《和青年校长的谈话》(苏霍姆林斯基)

6.《帕甫雷什中学》(苏霍姆林斯基)

7.《要相信孩子》(苏霍姆林斯基)

8.《育人三部曲·我把整个心灵献给孩子》(苏霍姆林斯基)

9.《育人三部曲·公民的诞生》(苏霍姆林斯基)

10.《育人三部曲·给儿子的信》(苏霍姆林斯基)

11.《孩子们,你们好!》(阿莫纳什维利)

12.《孩子们,你们生活得怎样?》(阿莫纳什维利)

13.《孩子们,祝你们一路平安!》(阿莫纳什维利)

14.《新教育实验:为中国教育探路》(朱永新)

15.《致青年教师》(吴非)

16.《前方是什么》(吴非)

17.《不跪着教书》(吴非)

18.《课堂上究竟发生了什么》(吴非)

19.《面向个体的教育》(李希贵)

20.《为了自由呼吸的教育》(李希贵)

21.《西方近代教育论著选》(任钟印)

22.《教学机智——教育智慧的意蕴》(马克斯﹒范梅南)

23.《被压迫者教育学》(弗莱雷)

24.《什么是教育》(雅思贝尔斯)

25.《窗边的小豆豆》(黑柳彻子)

26.《教师的价值》(钱梦龙)

27.《中国哲学史·上》(冯友兰)

28.《中国哲学史·下》(冯友兰)

29.《哲学的盛宴﹒中国篇》(胡适)

30.《唐宋词十七讲》(叶嘉莹)

31.《南渡北归·南渡》(岳南)

32.《南渡北归·北归》(岳南)

33.《南渡北归·大离别》(岳南)

34.《扣响命运的门》(马小平)

35.《爱心与教育》(李镇西)

36.《民主与教育》(李镇西)

37.《幸福比优秀更重要》(李镇西)

38.《教育为谁》(李镇西)

39.《自己培养自己》(李镇西)

40.《让梦想开花》(李镇西)




 |李镇西,全国新教育研究院院长

 |镇西茶馆(微信公众号)

编 辑|上海铭师(铭思)教育


Copyright © 2015 by 上海铭师培训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2001114号-1